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 凯时kb88手机网址 >

男性整容:有人为升职隆鼻除皱 多数讳言整容经历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20-11-18 03: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3日电 (林琬斯)在小鲜肉大行其道的今天,男性对于自身颜值的要求也在与日俱增,不过对于很多男性来说,整容仍然不是一个能摆在台面上畅所欲言的话题。

  在中新经纬记者的采访过程中,有多名男士拒绝将自己的整容医美经历公开,有一些人起先答应接受采访、甚至已经聊到一半而后拒绝,男性面对自身整容的微妙心态可见一斑。

  见到小凯时,他的脸有些肿胀。今年2月至9月中旬,小凯先后做了吸脂、植发、割双眼皮、耳软骨垫鼻尖等项目。

  小凯表示,每个项目恢复时间都极短,因为自己想迅速提升自己的颜值,明年春节换一个相貌与相亲对象见面。

  今年28岁的小凯最初对外貌并没有过多执念,在数次相亲受挫后,小凯认定根源在于自己的长相上。“每当看到他人窃窃私语,我都会觉得自己是聚光灯下的小丑,他们肯定在嫌弃我长得丑。”小凯表示。

  麻药刚过的第一晚是小凯最痛苦的时候。“做完耳软骨垫鼻尖手术,血水止不住地流,因为从耳朵取下软骨,耳朵比鼻子还痛。”小凯回忆道。

  后来小凯把恢复后的照片发给曾给自己介绍相亲对象的红娘,红娘很惊讶,说下次给他介绍更好看的女孩。

  今年29岁的小泽是深圳某皮肤管理中心的负责人,他坦言,近几年自己身边寻求整容医美的男性顾客人数已达50%。而在这部分男性中,小泽透露,有至少70%的男性抗拒他人知道自己的整容经历,相比男性,女性对整容的接受程度较高,对他人知道自己的整容经历,也较为坦然。

  小泽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平常也会定时做医美让自己的面部比例更加协调。刚做完下巴填充的小泽向记者描述了他的整容经历:一针1毫升的玻尿酸,贮藏在细针管中,头发丝似的针头刺入下巴部位的皮下组织,效果立即显现,且几乎看不到创口。不过,小泽并不觉得自己“整容”了,他称之为“医美”。

  像小凯这样因对自身颜值不满而选择整容的案例不难令人理解,不过,在采访中,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一些自身颜值在线的男性也会去选择整容。中国整型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兼医美机构分会副会长田亚华就向记者介绍了一个这样的例子。

  此前,一名男孩找到田亚华要求为其整容,“我当时就想,这男孩子长得挺英俊的,还挺眼熟,仔细想了想,长得还真像某明星。”但长得像明星竟成了他的烦恼,田亚华说,男孩的要求特别奇怪,“他不知道整哪里,反正给他整得不像那位明星就行。”

  田亚华仔细一问才知道,由于男孩的准丈母娘曾特别喜欢他,但当某明星曝出性丑闻后,男孩的准丈母娘认为相由心生,于是将两人拆散。后来,男孩便找到田亚华,想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但田亚华觉得,男孩的心理是矛盾的,“虽然他抗拒某明星的人设带给自己的困扰,但他似乎很享受这种相似的面容带给自己的颜值魅力,姿态、打扮、发型都有意识地往某明星身上靠拢。”

  “如果说临床医学治身体疾病的话,美容医学就是治心病。”田亚华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将美容医学定义为“拿起手术刀和注射器解决求美顾客心理需求的一种特需服务”。

  今年38岁的孙华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他无法理解自己的同学为了晋升主管,打玻尿酸除皱。“男人的社会地位与事业发展,看的难道是皱纹的多少吗?事业的发展难道不是靠硬实力吗?”

  孙华认为,外貌上的缺陷,应该发展其他方面的优势来弥补,比如财富、社会地位与事业。

  但在郭菁看来,财富、社会地位、事业或许也与一个男人的外貌密切相关。郭菁是一名整容医生助理,现就职于北京丰台区一家私人整容医院。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郭菁在整容行业从业10余年。在从业生涯中,她发现部分中年男性有一种特殊心理,相信人的面相与命运相关。

  有些男性认为,升迁是职场生涯的重中之重,其中不少人深信“鼻梁看事业,鼻头看财运”。为了晋升,很多人转而求助于医美。

  不久前,一位40岁的男性敲开了郭菁的办公室门要求隆鼻。“我就纳闷40岁才隆鼻,年轻的时候干什么去了?”一番询问下来,这位男性才透露,近期他诸事不顺,问了风水大师,对方说鼻梁主男人的事业运,自己的鼻梁歪了,事业也不会好到哪儿去,这句话刚好刺中了这位男顾客的内心。

  而工作压力大、思虑过重导致脱发、斑秃,在男性高管中也并不算少,选择去整容机构植发的人并不少见,有些为让自己显得年轻力盛能扛事儿,有些为了家庭和睦。

  李圆老来得子,但自己“谢顶”,已达到四级脱发。因植发费用昂贵,李圆一直下不了决心。

  身为公司主管的他,陪伴孩子的时间少之又少。一次替妻子参加孩子的家长会,第二天,班上的同学打趣孩子爸爸是个“秃子”,孩子回家哭得稀里哗啦,不愿承认李圆是他的爸爸。

  “那天晚上我把孩子送回他爷爷奶奶家后,直奔整容诊所,约了时间,花了几万元把头发种上。”李圆对中新经纬记者说。

  艾媒数据中心去年发布的《2019-2021年中国脱发保健行业趋势与消费行为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约有2.5亿脱发人群,其中男性超1.6亿。

  田亚华解释,脂溢性脱发,是指在额顶部头发减少,俗称“谢顶”,在脱发种类中占比较大。全秃与斑秃经过治疗,可以快速恢复,但脂溢性脱发不可逆转,需要借助外科美容手术恢复。“在我接触到的毛发移植人群当中,男性就占了90%以上,其中20岁左右的男生不在少数。”田亚华表示。

  “根据长期观察,我发现当一个人越接近完美的时候,他眼里便容不下一粒沙子。”田亚华解释,一个人长得越美,对医美的需求或许越大。

  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ISAPS)数据,全球范围内整形手术项目中,女性项目排名前五的分别是隆胸(硅胶假体隆胸)、吸脂、眼整形、腹壁成形术和胸部提升,男性项目排名前五的分别是眼整形、男性女乳症、鼻整形、吸脂和毛发移植。

  《新氧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揭示,男性医美消费者的平均客单价为7025元,是女性的2.75倍。田亚华认为,男性整容美容的项目没有女性整容美容广泛,男性还是解决主要问题,单项资金投入比女性大。

  不过尽管平均客单价相对女性更高,对医美整容机构来说,男性仍非他们的主要目标顾客群。

  小泽透露,医美整容行业的配套设施、运营理念,大多围绕女性运转。近年来,很多医美整容机构会安排年轻貌美的男咨询师与顾客进行对接,一方面是提升对女性顾客的吸引力,另一方面,对于寻求医美整容的男性,男性咨询师精致的外表能够增强品牌与机构的说服力。

  医美整容机构针对女性的营销一直无处不在——“解锁斩男少女肌”“帮助全球女性实现年轻20岁的梦想”“医美科技仪器,素颜女神并不难”等广告语都瞄准女性,且几乎所有海报模特都是女性。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为了吸引女客,有些整容医美机构在周末假期会举行线上线下活动,比如中秋月饼手工作坊、妆容管理工作坊、形体训练工作坊、读书会、瑜伽课、下午茶点心座谈会,还会邀请专家打造一系列“女性职场话语权”“女性个人发展与心理健康”等讲座。

  “男顾客受到的重视度,可能连女顾客的百分之一都不到。”小泽坦言,即便到了父亲节或男性健康日,整形医美机构的墙上也可能连一张宣传海报都没有。(中新经纬APP)

  近日,《男子花3万元整胸陷入“美容险”的坑》的新闻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记者进一步调研发现,近年来整容手术越来越受年轻人的追捧,而且相较于之前背着父母去医院整容,现在竟然转变为家长主动带着孩子去“做脸”。美容、整形、瘦身已成了不少城市男孩、女孩生活的主旋律。

  本期刘婷心观察,我们邀请了慧心心理的颜正青老师,请他分析一下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热衷整容。

  颜正青老师认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每一个人都会喜欢美的人或物,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变美。而且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我们总是会先入为主的认为:美的人就一定会是善良的正直的……而事实上,这两个之间是没有任何逻辑关系的。

  在美容整形机构有意识地引导和明星“颜值即正义”等多方影响下,我们对美的追求也越来越高。为什么现在很多人总是希望在各个方面都让自己变得更漂亮,变得更美,甚至有时候,超乎正常人理解范围,扭曲地去追求美呢?颜正青老师咨询了身边的很多朋友,包括美容行业的人。发现大家想变美的理由五花八门。

  有的人整容变美是为了改善人际关系;有的是为了改善夫妻情感;也有的是希望可以改善事业,甚至想通过整容改变运势……但,我们变美之后,这些愿望就真的能实现吗?

  颜正青老师认为,的确,美可以加深人与人见面的第一印象,但第一印象让别人接纳你的不一定是美。很多时候整洁、合适的搭配就可以。真正决定一个人要不要跟你长久的相处,取决于一个人的内在魅力。

  颜正青老师以他一个朋友为例:一个女孩子长得非常胖,而且也并不漂亮。但是见面的第一次,满桌子人都喜欢上了她。因为女孩子刚进门,颜正青老师其中一个朋友直接跟女孩子说:“你好胖。”这个女孩子当时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回答:“是啊,我很胖,所以我在你们每个人心目中才是无法代替的,是最有重量的那个人。”当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全场人都笑了,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子。因为女孩展出一种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无可替代一种自信光芒。一个内在自卑的人是不可能自嘲的。而这种自信给她带来的幽默,让所有人都愿意跟她交朋友,都愿意跟她亲近,因为跟她在一起真的很舒服。

  颜正青老师提醒,当我们在不断去追求美的过程中,或者决定要去改变一些我们外在的面容、身体部件的时候,不妨去先做一个思考:我变美了之后,真的就可以改善夫妻关系吗?生意真的就会一帆风顺吗?人际关系就一定会变得非常融洽吗?然后,再做决定是不是需要去整容、变美。

  中国青年报2020年10月30日讯 “那天加完班回家后,我对着镜子撩开头发,被自己的发际线吓了一跳。”回忆起决定植发的那个夜晚,28岁的沈浩记忆犹新。

  沈浩是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虽然工作也就一年多,但加班到深夜的日子数都数不过来。每天和代码打交道的他十分内向,而发际线上移更让他沉默寡言,“整天戴着帽子,自己都嫌弃自己”。

  像沈浩这样被脱发困扰的人不在少数。据某电商平台发布的《拯救脱发趣味白皮书》,在该平台购买植发、护发产品的消费者中,90后以36.1%的占比,即将赶超38.5%占比的80后,成为拥有脱发烦恼的主力军。

  沈浩额角很高,“大三的时候,一个新生张口就叫我‘老师’,太郁闷了。”沈浩说,同学们也觉得自己很“显老”。渐渐地,一向大大咧咧的沈浩变得没那么开朗,甚至“不太愿意出门”。他开始关注自己的头发,并在网上买防脱洗发水和一些护发产品,改善效果却并不能令人满意。

  研究表明,由于脱发区毛囊内雄激素受体基因表达升高和/或Ⅱ型5α还原酶基因表达升高,从而导致雄激素对易感毛囊的作用增大,进而使毛囊出现进展性的微型化和脱落。一般来说,脱发初期,可以通过用药来改善,而植发手术一般是最后的选择。

  1993年出生的张寒就是如此。他自高中开始脱发,断断续续吃了不少抑制雄激素分泌的药物,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脱发问题。大学本科毕业后,工作让他成了“熬夜一级冠军”。只是,重新吃药已经拯救不了执意弃他而去的头发。

  与药物治疗相比,植发手术的效果更“立竿见影”,比如哪里脱发种哪里,一般在6-12个月内就可以看到效果,精确性更高。一家植发机构的咨询顾问郝佳音表示,“来植发的人中,金融和IT行业最多。”

  雍禾植发医务管理部主任李新枫介绍说,植发的原理并不复杂,就是让对雄激素最不敏感的后枕部毛囊来支援脱发区域。后枕部毛囊也是有限且不可再生资源,简单来说,这就是一个“拆东墙补西墙”的过程。所以处于脱发稳定期的人才适合植发手术。

  某家知名植发机构的价目表显示,植发费用以毛囊为单位计算。不同的手术操作,因其精细度的差异,价格在10元到100元/单位不等,发际线元/单位,而加密植发则相对更贵,每单位毛囊要20元。

  2018年年底,沈浩抽出一个休息日,做了植发手术。他趴在病床上,先进行毛囊提取,6个医生围着他忙活,注射麻醉剂、打入生理盐水确保头皮蓬松。8个小时,后枕部2000多个毛囊,让沈浩的发际线前移了一厘米。

  其实,手术只是第一步。张寒真正担心的是做完手术后的那几个月。比如,术后的脱发期,不仅是植发区域,原本健康区域的头发也会掉。一方面担心自己的4万元打了水漂,另一方面,毛囊移一个就少一个,倘若这次新发掉光,他恐怕没有勇气再来一次。

  还好,他的手术成功了。如今,一年过去,已经没人能看出他植发的痕迹,等到他回家时,甚至爸妈都没有问起他是否植过发。

  “虽然医生说种植部分的头发是‘永久性’的,但还是不敢熬夜。”沈浩说,自从植发完,他不再没日没夜地加班,即便项目赶进度,也会催促自己尽快完成。“现在我的头发可值钱了。”沈浩笑称。

  在雍禾植发北京三里屯院部的接待大厅里,一面巨大的Led面板惹人注目。面板大半边动态展示全国雍禾植发手术室的直播,不断有人穿着病号服走进手术间,头顶这片“隐秘的角落”也被展露无遗。

  面板的另一边,则动态更新着一些数字,比如近半的植发人群都是90后、00后。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毛发移植中心副主任医师蒋文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青春期发际线后移是不可逆的,只不过有的人快、有的人慢一些。

  不过,身在植发行业的李新枫发现,并非所有植发者都是因为脱发困扰选择手术。他发现,植发正逐渐从功能型向美学型转变,这个趋势在年轻女性群体中尤为明显。

  “很多年轻女性有了韩式发际线、中国传统美人尖、波浪形发际线等具体的审美标准,也会参照明星发际线要求定制。比如女生喜欢拿赵丽颖的照片,男生则更倾向于吴彦祖和刘德华。”他说。

  “女性相对男性顾客比重开始增加。在需求上,男性植发大都为了年轻,女性更多则是追求完美。”碧莲盛品牌总监丁军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吴萱今年大三,就读于西南林业大学。她的困扰在于跑步时迎风而现的大脑门——发际线高,从小离不开刘海儿。

  “有一次洗漱,我用发箍把刘海儿全部箍上去,很快就被朋友们围观。她们说没有刘海儿的我颜值下降好多。”吴萱嘴上和朋友们一起自嘲,心里却也更加坚定了植发的决心,“没有考虑任何生发产品,直接去植发”。

  今年7月下旬,在妈妈的陪同下,吴萱如愿在7年前表哥曾植过发的植发机构做了手术。

  2585个毛囊单位,顺着黑色的记号笔,化作花瓣发际线和美人尖,吹散了“童年阴影”。

  虽然明知有1-3个月的脱落期,但看着床单、枕头上的小发茬,吴萱还是心惊肉跳——每个毛囊单位15元,“掉的都是钱”。

  两个月里,吴萱小心呵护着额头上的新毛囊,像等待种子发芽一样盼着新头发。还好,吴萱等到了,新扎根的头发接二连三冒了出来。如果半年后恢复良好,一切都将如愿。

  据李新枫介绍,抱着变美的心态前来植发的00后,不在少数。甚至有家长带刚高考完的孩子来植发,比如,“考试成绩不错,奖励一个发际线后王飒,在中国传媒大学读播音主持专业。她会在周末兼职一些活动主持类的工作,几个月攒下来的收入,用来把发际线厘米左右。尽管王飒的咨询医师认为她“发量并不少,发际线也在正常范围内。”

  头顶加密、发际线种植已经不能满足年轻人对美的渴求。碧莲盛植发机构北京院长任仲娇表示,种植胡须、眉毛、鬓角等正成为年轻人追捧的项目。不少男性为追求棱角分明的轮廓感,选择将后枕部毛囊移到鬓角、胡须部位。相对于填补发际线,这类项目所需毛囊单位不多,“基本上几百个单位。”

  日益旺盛的增发需求撬动企业商机。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我国植发行业2016年的市场规模约为57亿元,到2019年时已增长到约163亿元,增幅约为186%,预计到2020年年底,市场规模将突破200亿元。

  从事医疗行业多年的丁军表示,2017年植发市场规模发展迅猛,逐渐从医美分支转变为独立产业。一家知名植发机构的工作人员坦言,他们的北京院部正在紧急扩建,直营院部将由32家扩充至50家左右。另一家植发机构则是平均每两三个月就要开一家分院,“2005年,我们平均一个月只能做10到20台手术,而现在已经增长至6000台/月。”

  市场规模一路“高歌猛进”,各大企业也在不断争夺用户增量。与早期铺天盖地的线上信息流广告相比,如今的植发广告有了向户外场所蔓延的趋势。行业竞争日趋激烈,如何在消费者心中脱颖而出,是不少植发机构首先要解决的事。户外广告虽然宛如大海捞针,但却能对用户构成高频且强制的触达,不失为品牌抢占知名度的好机会。因此很多植发广告都只有简单粗暴的几个大字——“XX植发”。雍禾植发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张玉将其称之为“教育市场”。

  对此,他给出一组数据:目前植发行业整体广告投放占营业额的25%-30%。就雍禾单家来说,2016年前,线%以上,如今这个数字下降到60%,对应的是户外广告提高到40%。

  电梯间、公交站、地铁通道等目之所及范围内,植发广告总是以最简单的画面和文案直击人心。不仅线下如此,“令人头秃”“人间蒲公英”“别人脱单我脱发”……年轻人越来越倾向于将头发话题搬到台面上讨论,即使没有脱发困扰的年轻人,也愿意加入到这种戏谑性的调侃中。他们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网络热梗,将话题推向新的高潮。

  生活令人头秃的哀嚎遍地,但从医学角度来讲,一个普通人每天正常掉发30-100根,季节性脱发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只要不属于脂溢性脱发,在改善熬夜、压力等短期因素后,脱发情况有可能会好转。

  从业近30年来,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段行武对植发持保守态度,他更希望年轻人关注脱发本身。

  “脱发在年轻人中发病率越来越高,遗传和生活习惯是影响脱发的重要因素。无论是调节作息时间,还是使用护发产品,可能会起到延缓作用,但不能让脱发现象彻底消失。”段行武说。

  熬夜、饮食不规律、工作压力大正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常态。“这些不良生活习惯都可能导致脱发。市面上很多生发产品只是噱头,抓住了年轻人脱发的焦虑心理,但并不能根除脱发。”段行武介绍,生活习惯改善了,脱发现象自然会缓解,“而且整个人的状态都是健康的。”

  张玉也表示,“脱发的治疗手段是一座金字塔,植发只是金字塔的顶端”。他继续说,药物、养护、激光等都可以达到一定效果,关键是在专业医师指导下,不同阶段选对不同方式。

  在某社交平台中,一篇篇分享植发经历的文章,仍被讨论得热火朝天。吴萱时不时上来更新自己的植发日记,她大大方方地晒出自己的脑门。前来求攻略的“发友”们跃跃欲试,但她也会回复对方:“最好先了解一下自身情况,清楚自己的需求。”